油屋无论什么时候都欢迎你,你永远是我们的客人

河神缓步走进来,除了千寻喊了一句,小玲与小璃似乎还未反应过来,一个普通人看到一条空出现外自己的面前,并且,那条龙变成了一个慈祥和蔼的老爷爷,心里自然是吃惊的,小玲还好一些,小璃则完全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河神开玩笑一样的说到说到”怎么,难道不欢迎我这个不速之客吗?”

千寻急忙说到”河神爷爷,油屋无论什么时候都欢迎你,你永远是我们的客人!”年迈的河神挺住了脚步,脸色严肃的指出千寻的错误”我不是你们的客人,现在,我是你们的战友!”千寻与小玲脸上一怔,随即就明白了和7河神的意思,在腐烂神面前,所有人都是同一条战线,同仇敌慨的战友。

在悠长的岁月中,河神始终居住在自己所属的那条河流中,他记得,在古代,河水很清,环境很好。但是,时间不会一直停留在古代,人类进入工业时代,机器代替人力,这种省力的行为付出的代价就是环境破坏。

作为人类的神明,河神对人类的行为始终持隐忍的态度,这种隐忍带来的后果就是人类更加肆无忌惮的毁坏环境,腰包日渐鼓起来的同时,人的良知却迅速缩水。后来,诞生了臭名昭著的腐烂神。

神明都是孤独的,生命久远,但是内心却孤独的像没有月亮的夜晚。

白龙所在的河流被人类发明出来的机器怪物填平了,无家可归的白龙只好来到汤婆婆这里。河神的境遇比白龙稍微好了一些,他所在的河川并没有被填平,但是很多地方却变成了垃圾山。上一次,河神就是裹着浑身的垃圾来油屋泡汤的。

住在阁楼顶端的汤婆婆早就感觉到了河神的到来,只不过,她没有打扰河神与千寻的交流。

经过一夜的休整,白龙的身体已经恢复了许多,至少,下床走路不是问题了。

清早,白龙过来找千寻,打开木门,着实给了他很大惊喜。一时许久不见的小玲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千寻的房间,还有小玲身后那个陌生的的女孩子,二是河川主人回来了,白龙只看到过河川主人的龙身,现在他看到那个和蔼的老爷爷,仅凭直觉,他就知道那是河川主人。

看着白衫少年静悄悄的站立在门外,背景是飘着絮状云彩的水蓝色天空,好似一副色彩恬淡的油画。

“那少年,你的伤很重,这个或许有用。”河神看着白龙,眼神复杂,包含了一种叫做同病相怜的感情。话音刚落,白龙的手掌里就出现了一枚金色的丸子,不同于上一次那暗绿色的丸子,这一个小了很多,但是却有淡金色微芒。

“吃了它吧,对你的伤有好处。”河神不紧不慢的对白龙说到,白龙看着眼前同为河流神明的和蔼老爷爷,点了点头,然后把那一颗淡金色的丸子吞下肚去。上次的绿色丸子,仅仅一半就救了被钱婆婆下了诅咒的白龙(另一半救了无脸男,前面出现了错误,这里纠正一下),那还是药效较低的药丸,这一次他吃下了河神最珍贵的金色药丸,纯粹的药效加上强大的魔法力量令白龙感觉自己的身体瞬间恢复了许多。

“琥珀川,在古时候,我去过一次,很美的一条河流,我没有想到的是,那条河已经变成了陆地,更没有想到河神竟然是一个如此年轻的少年郎。”河神唏嘘不已,面有悲戚神色。

白龙侧身有了进来,他也不客套,只入主题”河神爷爷,腐烂神的事情想必你已经知道了吧。”河神眼睛凝视着窗外美丽的天空,说到”我早就感觉到了,只是没有想到它已经变得这么强大了,现在,它的目标是以油屋为中心的周边区域,我想尽一份力,虽然我已经很老了。”

听到河神略显伤感的话语,屋里的气氛都变的有些低沉了。”我想,每个人都能尽一份力吧,虽然我已经是一个老婆婆了。”门外传话语,随后,钱婆婆拿着一根手杖走了进来,受伤很重的钱婆婆现在走起路来还是有一些打晃,但是她的话却掷地有声,字字铿锵有力。

钱婆婆看着年迈的河神,说到”我们可不会比年轻人差!”这话听起来就像一个童心未泯的老顽童在倔强的不服老,但是,却让大家心里一暖,因为大家知道,钱婆婆绝对不是嘴上说说而已,她与白龙在与腐烂神的战斗中受了重伤,但这丝毫没有浇熄一个原住民的怒火。

河神看着眼前这个倔强的老婆婆,眼睛里泛起一丝光亮,是的,不管怎么样,总要在结果到来之前再努力一下,不能坐以待毙。

白龙俊美的脸庞此时目光坚定如磐石,齐短的头发在阳光里发着光亮。千寻说到”大家都要努力,虽然力量有限,我想只要所有人都团结起来,这股强大的力量还能能给腐烂神带来很大震慑的。”小玲和新来的小璃也纷纷点头表示认可。

太阳落山,远处山脉燃烧如火。变成一只黑鸟的汤婆婆展动翅膀从太阳的余辉中飞回来。

汤婆婆一早就出去探听消息了,由于拥有共同的敌人,并且这个敌人还异常强大,所以她与钱婆婆之间的芥蒂暂时得到和解。

汤婆婆带回来消息,环湖附近的村镇都已经被腐烂神侵占了,各路神明的努力并没能改变结果,只是让这个结果来临的时间稍稍推迟了而已。只有立在湖水中央的油屋还暂时安全,不知道腐烂神为什么突然停下来它那丑陋的,腥臭的触足。它并没有立马向油屋进发,它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让人窒息,平静水面下暗流涌动,波云诡谲。天空越发美丽,美丽到让人心悸。大家似乎能看到一个巨大的黑色阴谋正在空中旋转,成型。

夜晚的时候,由于天气很晴朗,所以能见度很高,天空中繁星点点,仿佛一张被无数根针刺穿的一块黑布,投过来点点光亮。千寻和白龙坐在油屋最高处的屋脊处,仰望着星空。”白龙。”千寻喊到”嗯。”白龙小声回答,生怕打破静谧的夜晚。

“你说,对着流星许愿真的能实现吗?”千寻天真的像一个孩子,不过,她确实是一个孩子,年纪稍大的孩子。”为什么问这个问题呢?”白龙好奇的偏过脸来,凝视着千寻的眼睛,”因为,我刚刚看到一颗流星。”千寻回答到,”应该能吧,不过我从来都没有试过。”白龙有些抱歉的回答到

挥洒的星光笼罩白龙与千寻两人,沉浸于享受暴风雨前宁静的他们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马尾松树下的一条黑影,他摘下自己的面具,静静的观望着高处的千寻,眼睛里有些不可言说的哀伤。

无脸男的身体溶在黑夜中,但是眼睛明亮的像星星。他转身走开了。

没有人知道他会去做什么,似乎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千寻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白龙似乎也睡着了。睡在沉沉黑夜里。

第二天,各方神明纷纷赶来,此时唯一暂时安全的油屋似乎已经成了众神明的避难所。

油屋,第一次在白天聚集了大批的神明,这是第一次,只不过他们不是来泡汤放松身体的,而是紧绷神经面对最强大的敌人的

对于这次来袭的腐烂神,没有一点东西能让大家感到有信心打败他。其实,结果似乎已经很明了了,神明是人类最本源,最初始的善念凝结而出,而腐烂神则是人类的恶念所聚集而成,后来者居上,时间越靠后,人心越污垢,所谓人心不古,就是这个意思吧。

【未完待续…】

0 Replies to “油屋无论什么时候都欢迎你,你永远是我们的客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