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寻上次进来这里的时候,她记得坊宝宝和她说过

千寻上次进来这里的时候,她记得坊宝宝和她说过,这里是最干净的地方,没有任何灰尘与细菌。坊宝宝在经历过上次的沼底之行之后,他成长了很多,他不再愿意做温室里的花朵,他去往他以前认为最肮脏的外界,这外界,有一种东西最干净无垢,那就是灿烂的阳光。阳光让坊宝宝感到温暖,不是那种大型弧光灯的温暖,而是像春天从遥远的平原吹来的第一缕风一样。

有时候,人的心里会阴暗潮湿如同树下落叶,我们应该把它拿出来晒一晒,想晾晒衣服一样,在温暖的阳光里。

坊宝宝站到阳光下了,站到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了,所以,这个巨大的玩具房空置了下来。

各种五颜六色的巨大玩具堆放在墙角,在惨白的灯光下毫无神采,表面上覆盖了一层薄薄的灰尘。玩具终究是玩具,它比不上人。坊宝宝从千寻身上看到了人性的光芒,他觉得那种东西比任由自己摆弄的玩具更能打动自己。

千寻与汤婆婆将昏迷中的白龙和钱婆婆放在那张巨大的软床上。白龙身上白衫染血,刺痛千寻敏感的心。

一切安置妥当,汤婆婆开始用魔法为白龙和钱婆婆医治伤口。

千寻帮不上什么忙,她从大门的缝隙中看着汤婆婆在房间里忙碌的身影,一时间心里百感交集,这个雷厉风行的汤婆婆,看起来苍老了不少,脊柱弯曲,面目凶恶的汤婆婆其实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好人,虽然她不是我们固有认知中的那种和蔼可亲的漂亮老人,但是,她是一个好人,颠覆我们固有认知的好人。

千寻此时的心情就像守候在手术室外的病人家属一张,焦躁不安,她默默替白龙和钱婆婆祈祷。

吱呀,门打开了一条缝隙,满脸疲惫的汤婆婆缓慢走了出来,她不停擦拭自己额头上的汗水,脸色难看。”没事了,白龙已经醒了,但是我那该死的姐姐还没有醒来。”汤婆婆气喘吁吁,她还是一样的刀子嘴

白龙已经醒过来了,他一半脸隐在床头的阴影中,一半脸在明媚的阳光里。”千寻!”白龙清澈的眼里要是期许,他想要站起来,但是努力了几次都没有成功,伤的太重了。千寻此时呆呆的站在那里,泪眼婆娑,她不知如何是好,面对这个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她不知所措了。

她幻想过无数种相逢的场景,真的到了相逢的时刻,她却乱了阵脚。”是,白龙?”千寻试探性的小声问道,她似乎不敢相信。”是我,白龙,是你帮我记起了我的名字,我是辰早见琥珀川。”白龙回答到,听到白龙的回答,千寻再也忍不住了,她扑向白龙的肩头,再一次放声痛哭。白龙不说话,轻轻抚着千寻乌黑的头发。”要勇敢哦,不要做一个爱哭鬼。”白龙柔声对千寻说到。

千寻靠在白龙的肩膀上,回答到”千寻才不是爱哭鬼,我是很勇敢的。”然后在自己的心底暗暗补了一句,我只有在你的面前才会哭泣。白龙的脸上有淡淡的阳光,他说到”千寻,生日快乐!”他明亮的眸子里满是真挚,”或许晚了,但是我还是要送你生日礼物。”白龙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只小巧精致的泥娃娃,是一个咧嘴大笑的千寻的形象,她骑坐在白龙身上,衣服在风里飘。栩栩如生。千寻捏在手中,眼睛都不离开,说到”只要你还记得,什么时候都不晚。”

白龙嘴角扬起,微笑不语。寂静空旷的玩具房里没有一点声响,千寻默默看着白龙,白龙低头看着千寻,谁也不说话。有时候,有些东西并不能完全用语言来表达,再精美的语言也无法最准确的表达人的细微感情,这个时候,要用心,用心感受,用心聆听。

油屋正在休息中的大家已经被阁楼顶端巨大的撞击声惊醒了大半,那是白龙冲进窗户时发出的。

此时的大门外,十几双眼睛从缝隙里张望着屋里相对无语的千寻和白龙。

一只青蛙不知道趴在最前面,由于后面的人太多,他无意中把门给撞开了,后面的众人倒了一地,偷窥,总是不礼貌的,大家都急匆匆,面红耳赤的整理整理自己得衣服,然后一声不出的退走了。

其实,最不好意思的是千寻,她的脸上泛起两团红晕,像山楂果。

当所有人都走干净后,白龙对千寻说”你知道腐烂神么?”千寻点头”嗯,汤婆婆已经和我说了。””神隐很多地方已经被腐烂神占据了,我和钱婆婆联手试图夺回沼底,但是还是失败了,腐烂神的力量越来越强了。”白龙脸色凝重,面带愁容。

人类的产物竟然已经威胁到神明所在的世界了,更为可笑的是,神明竟然拿这种威胁束手无策,毫无办法。

腐烂神是人类恶的一面,神明则是人类善的一面,以前,两者互相平衡,相互制约,但是,现在,似乎恶的一面占据的上风,此消彼长,善的一面处于劣势。人心向恶,被铜臭味道迷失了心性,所以一边的溃败事必然的。只是很多人并不甘心于失败,白龙是,钱婆婆是,汤婆婆也会是,油屋的众人也会是。

生活会给我们惊喜,当时间到了,这惊喜就会来了。第二天清晨,从那水汽蒙蒙的辽远水面上一阵阵若有若无的欸乃橹声,一只小小的船儿在水面上缓慢行驶。在那小船的船头上,端坐着一个青衣少女,船尾处,有一个红衣少女,正在摇动手中的木浆,她努力张望着远处的油屋所在处,几个月之前,自己正是从那里离开的,坐车列车穿越一片大湖,现在,自己又回来了。

小玲回来啦,大家快来啊

短暂的离别并没有让她产生多少重回故地的感慨。只是,现在看起来,这里是如此的美丽,她似乎能听到优美动听的歌声盘旋在油屋的云端上。

千寻早晨醒过来的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娇小的身影在微弱的阳光下面投射在遮在木门上的纸上,千寻睡眼稀松,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低声说了一句”玲?”那行走的身影停顿了一下,回了一句”是,千寻吗?”听到这个声音,千寻一下子从自己的床榻上跳了起来,她赤着脚,鞋子也顾不得穿了,用力打开那扇木门。门外,是一张十六岁少女满是惊愕的脸,”玲,真的是你!”千寻的声音里充满了各种复杂的情感,她一下子抱住了还没有回过神的小玲的脖子,抱的紧紧的。

“千寻!”小玲的双手紧紧抱住千寻,她的眼睛里有泪水。对千寻来说,门外突然归来的小玲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惊喜,对小玲来说,千寻又何尝不是一个惊喜呢。最令人开心的事情,莫过于见到曾经陪帮你度过一段美好岁月,但是那个人最后消失在茫茫人海,有一天,她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你的面前,一样的笑靥如花,令你泪水盈眼。我想,大家应该能够体会那种令人灵魂深处的感情。

晨风吹来,拂起小玲乌黑的长发,千寻就这样久久的抱着小玲,好似还有些不敢相信。最后,两人都送来了对方,两年未见,小玲似乎并没有多少的变化,她十六岁了,面容姣好,皮肤就像白色的樱花一样充满活力,眉毛细长,一看就是一个精明的人儿。

“千寻,真的是你啊。”小玲开心的叫到,满脸兴奋,千寻紧紧的握住小玲的双手,不住的点头”嗯嗯,是我,我是荻野千寻。”

千寻第一次进入神隐的时候,第一个给自己帮助的是白龙,第二个是锅炉爷爷,第三个就是小玲了,其实千寻呆在神隐的那段时间里,和小玲待的时间是最长的,小玲教会了千寻应当如何在这个不工作就会变成猪的世界里生存下去,这一点,对千寻性格的形成起到了极为关键的作用。

或许是被重逢的喜悦冲昏了头脑,直到这时,千寻才看到小玲的背后还站着一个穿着青衣的少女,她羞涩的像未成熟的苹果,局促不安的站在那里,紧紧抓住自己的衣角。”她是……”千寻问小玲,”哦,差点忘了介绍了,她叫小璃,是我在远方的大镇子认识的朋友。”小玲拉过那名叫做小璃的女孩,说到”这是千寻,我的好朋友。”小璃抬起了头,冲千寻笑了笑,脸上有两个甜甜得酒窝,明眸皓齿,是一个很文静的女孩子。千寻回以微笑,大方的伸出自己的手掌,笑着说到”荻野千寻,欢迎来到这里。”小璃拉住千寻的手,小声的说到”我是平泽春璃,请多多关照。”

“平泽春璃,好漂亮的名字。”千寻忍不住赞叹了一声,小璃听到千寻的赞叹,脸显得更加红了,像秋后熟透的柿子。千寻从小璃的身上看到了两年前的自己,这或许是她能够成为小玲的朋友的一个原因吧。

喜悦之后,千寻和小玲坐到木地板上,其实千寻有一点感到很费解,小玲并没有离开油屋几个月,就又回来了,要知道,十个炭烤蝾螈可不是那么容易积攒出来的,两年时间,或许在千寻来到这里之前,小玲就已经开始为自己的那个目标做准备了,小玲是一个不会轻易回头的人,她果敢,目标明确,从不犹豫。但是,现在,她就这样回来了,难道出了什么事情了?

未等千寻提出满肚子的疑问,小玲就已经快嘴快舌的开始解释这自己回来的原因了。

小玲坐着火车穿过一片海一样的蓝色大湖,然后翻越了几座山岭,原来自己看到的在在湖面那边飘起的炊烟,以为城镇就在湖的一边,没想到,还要隔着几道山岭。看到的,总是有些偏差的。

小玲终于来到了大城镇,房屋累累,青石街道纵横交错,商业繁华。与油屋相比,这里算是一个真正的世界了。真正的世界不在眼里,在我们心里。没有一个人可以看到完完整整的世界。

小玲打算在这繁华之所安身立命,所以她需要一份工作。小玲能力超群,效率极高,在她刚刚到达那个城镇的下午,她就找到了一份工作,是一份裁缝店店员的工作。她不想从事原来的工作了,想换一换。小璃就是她在那个小店里认识的朋友。

有一天傍晚,下班后的小玲走在回家路上,这时候,她发展天空异常美丽,深深的蓝色好似能忧伤的留下眼泪来,这似乎不对,小玲感觉到不安。

如此几天,小镇上空的天空都是超出寻常的美丽,云朵像蓬松的巨型棉花糖,低低压在小镇最高钟塔的塔尖上。

夜里,钟声响彻寂静的小镇,沉睡中的小镇此时被一种刺鼻的,难闻的气味笼罩。是腐烂神!他已经来到了这里,腐烂神所过之处,植被毁灭,寸草不生,紧紧一个夜晚,安静祥和的小镇就已经变为了臭气熏天的荒芜之地。

那个隔在山海之外的小镇子一夜之间消失不见,所有的人都逃走了,面对腐烂神,大家都束手无策。刚刚安定下来的小玲也不得不随着人流涌出镇子之外,她没有忘记自己新交到的朋友——无依无靠的平泽春璃。

小玲只好回到油屋了,除了油屋,她再也想不到其他地方了。翻山越岭,穿湖渡海,日夜兼程,小玲终于回到了这个无比熟悉的地方。”油屋”两个字此时看起来格外亲切。

小玲今年十六岁,除了去了一次那个镇子,她再也没有去过别的地方了。·油屋,已经深深烙印在她的脑海里,变成了一个特殊的符号,是故乡,是童年,是雨季的海。

小玲的语言简明精要,这么长长的一段经历,被她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讲完了。千寻听完小玲的解释,沉默不说话。伴随着小玲的回归,腐烂神已经从遥远的沼底开始侵占到油屋附近的村镇的坏消息也被带了回来。油屋,此时已经处在了风口浪尖之上,这里,是各方神明聚集的地方,从某方面来说,这里是神明们的大本营。被敌人打到了大本营,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小玲似乎感觉到气氛有些沉重,拍了拍千寻削瘦的肩膀,安慰道”千寻,有时候,有些事情是不可避免要发生的,我们做好自己能做的就好了,不要如此消沉。”小玲的话好似一柄钢锥,刺进了千寻的内心,是啊,有时候我们是思想上的巨人,却是行动上的侏儒,想法再多,不如亲力亲为去做。

坐在一旁的小璃此时也向千寻投过来坚毅的目光,这与小璃之前的柔弱气质相去甚远,就像秋夜里的两道雪白星光,令人心神一震。

惊喜一旦来了,似乎就停不下来,这屁似乎成了一个定律。天空中飞来一头长长的龙,他的身体水一样透明,他的腹部生着许多对龙爪。是河川主人!千寻对这种气息非常熟悉,河川主人第一次来泡汤,为他服务的就是小玲和千寻,当时的千寻还是一个生手,笨手笨脚的。由于河川主人身上恶臭扑鼻,以至于汤婆婆一直认为是臭名昭著的腐烂神来访。但是,千寻用无脸男给她的名贵药草牌子给这位臭气熏天的客人洗过之后,千寻发现这位客人的身上裹满了人类世界的各种垃圾,脚踏车,鱼线,锈蚀严重的铁皮等等,在油屋众人的同心协力之下,河川主人恢复了原貌。

其实,这是很悲哀的事情。一个神明被人类的垃圾淹没,变得面目全非,人类世界的诟病和日益积累的隐患所带来的后果已经开始初露端倪。

作为奖励,河川主人送给了千寻一颗绿色丸子,千寻在吃豆沙包的时候尝过,似乎很难吃。半颗丸子救了重伤的白龙,半颗丸子救了变成肥猪的父母。都是生命中重要的人,千寻对这个不知名的河川主人充满感激之情。

天空中的河川主人发出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巨大的身躯俯冲到千寻所在房间的外面楼台上,落地之前飘飘然化为一个须眉雪白的和蔼老者。”河神爷爷!”千寻吃惊的不自主的发出一声惊呼,”唔,你是那个女孩吧,我还记得你,那次泡汤,真是一次非常愉快的经历呢。”河川主人此时就像一个邻家老爷爷,边走边说边笑。

0 Replies to “千寻上次进来这里的时候,她记得坊宝宝和她说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