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种预感你马上就破解你的噩梦了。

魔族三公主:所以说你的重大消息就是你做了一个清醒梦?

拓跋家三小子:聪明!你知道吗,清醒梦的体验太有意思了,就跟穿越一样!我好像找到了一个解决梦魔的捷径!

魔族三公主:所以说你到底梦到了什么?

拓跋家三小子:还记得我跟你说我梦见过一个龙头吗?

魔族三公主:你是说那个追着你跑了一整晚的家伙吗。

拓跋家三小子:我的囧事你倒是记得蛮清楚的嘛。

魔族三公主:幸灾乐祸是我的嗜好,尤其是对你。

拓跋家三小子:交友不慎啊!

魔族三公主:别啰嗦了,快说说后面发生了什么。

拓跋家三小子:原来那条龙是来帮我的,他的身子都隐于云雾中,只露出一颗巨大的头颅,昨晚他让我站在他的龙角上,带着我飞行,我才注意到他那长长的身体。

魔族三公主:他带你救出你的小情人啦?

拓跋家三小子:哪有那么容易,他带我刚穿过魔界的入口,就遇到了魔界守界门的大将,那个黑家伙伸出手对着青龙一抓,那手臂迎风就长,转瞬间就变得跟天柱一般,五根手掌一展开,简直是遮天蔽日,轻而易举的便把青龙给掐死了。而我从空中不停地往下坠,眼看着青龙的血染红我的衣服。奇怪的是,当时我心里没有一丝恐惧,只是呆呆的看着我衣服上的一排扣子。

魔族三公主:都这个时候了您老人家还有心情留意自己的扣子?

拓跋家三小子:别打岔,这扣子才是最关键的东西,因为前几天我的衣服扣子掉了,我没买到针线就一直缺个扣子,而我梦里看见的衣服却是完整的,一个扣子也不少!

魔族三公主:梦还真是人欲望的满足啊,你这几天肯定没少想着去哪里补扣子吧。这不,梦帮你补好了。

拓跋家三小子:确实是如此,可问题的关键是我在梦里发现了这一点,我清醒的记得那个脱落的扣子被我放在了我房间的抽屉里,准备有时间找个裁缝店补上它,而现在我的衣服却是完整的,这怎么可能!这个对扣子的质疑,成为了燎原的星星之火,溃堤的小小蚁穴!我突然意识到这全都是假的,这是在梦里!像是要验证我的想法,我轻轻的从半空中跌落到地上,没受一点伤,然后我又试着跳了一下,身子轻飘飘的,一跃老高,而且也不会像现实里那样快速地坠落,而是像羽毛般漂浮着,有一种失重感。我终于确定了自己真的是在梦里,那是一种进入了游戏世界的感觉,我好像拥有了无边的法力,一种俾睨天下的气势油然而生。我看着那个一挥手就掐死一条龙的魔族大将,脸上满是戏谑。我向他走去,右手轻轻一握,幻想着刚刚他掐死青龙的情形,然后那个大将便痛苦的嘶喊着,瞬间被一只无形的手捏成了血雾。

魔族三公主:好恶心的梦!然后呢,你救出你的小情人了吗?

拓跋家三小子:当时我被一股王霸(王八)之气冲昏了头脑,只顾着傻乐了,要知道此前我我一直被那个噩梦折磨,不是被追杀就是看着同伴死去,别提多窝囊了,今天终于出了一口恶气,我能不兴奋吗!

魔族三公主:所以你不会就这样笑醒了吧?

拓跋家三小子:……你知道的太多了!

魔族三公主:哈哈,笑死我了,你怎么这么搞笑。

拓跋家三小子:你不知道我醒来后是多么懊悔,怎么能把救红裳的事给忘了呢!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啊,可惜白白让他溜走了!

魔族三公主:知足吧你,至少你不是被吓醒的,有进步了不是。

拓跋家三小子:嗯,我最近要研究研究清醒梦,等我下次一定要救出红裳!

魔族三公主:祝你好运!

梦境·魔王的宫殿
陈拓已经在这个迷宫里转了很久了。

这个像鬼屋一样恐怖的迷宫,四处都有骷髅兵巡逻,还经常有一些恶心的小动物出没,毒蛇,蝙蝠,老鼠,蛤蟆,各种各样色彩斑斓的虫子。每一样都时刻刺激着陈拓脆弱的神经。

这个迷宫太大了,里面还有无数迷一样的房间,陈拓不知道该怎么走,只能像无头苍蝇一样在里面乱撞。

陈拓累极了,找了个角落藏了起来,他深深的闭上了眼睛,好舒缓一下自己快崩断了的神经。当他睁开眼时,周围的一切都变了。天上是彩色的如同棉花糖一样的云彩,这些云彩离地面仅仅一人高,陈拓忍不住抓了一块下来,入手软软的,让他想起了小时候家里养的那条小黄狗。陈拓往前走了几步,发展脚下也是软软的。“嘿,简直像是走在水袋上!”陈拓惊叹道。继续往前走,陈拓又看到了一个巨大的湖泊,湖水也是彩色的,很清澈的彩色,像是一湖鸡尾酒。

陈拓被眼前的美景迷住了,紧绷的心情完全舒缓了下来。他忍不住躺了下来,好舒舒服服的睡个觉。“这地方的土地真柔软,像是睡在姑娘的大腿上!”陈拓忍不住又赞叹了一句。“姑娘的大腿”,陈拓回味着自己的比喻,突然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身子像弹簧一样跳了起来,这哪里是土地,这分明就是一坨坨人肉堆!天上的云彩分明是一团团死人的头发!那湖水也不是什么鸡尾酒,而是一片血海!那个血腥的世界终于褪去了伪装的面纱,现出了真面目。

“又是噩梦!”陈拓惨叫道。

“魔宫都到了,红裳离我还会远吗。”这么一想,陈拓觉得胜利的曙光已经近在眼前了。





可遇不可求的清醒梦
一个月后夜里,某聊天软件。

魔族三公主:一晃数月去,匆匆又夏天。

拓跋家三小子:时间过得好快啊,仔细一算,我们一起研究清醒梦已经一个多月了。

魔族三公主:是啊,我也从一开始对清醒梦一无所知,变得略有心得了。

拓跋家三小子:可是这一个月来我一次也没进入清醒梦的状态,你却进入了两次!天意弄人啊!

魔族三公主:嘿嘿,那种感觉真是不错啊,我都快上瘾了。

拓跋家三小子:入梦——知梦——控梦。知梦我都做不到,何年才能控梦啊!

魔族三公主:何年才能救出你的小情人啊!

拓跋家三小子:看破不说破……

魔族三公主:朋友没得做……

拓跋家三小子:我要向你请教诀窍。

魔族三公主:那还不快叫师父!

拓跋家三小子:三人行必有我师,何况还是个大美女师父,师父,小三子跟您请安了!

魔族三公主:嗯,不错不错,嘴越来越甜了,再说两句好听的,让为师高兴高兴。

拓跋家三小子:简直是是得寸进尺……

魔族三公主:还想不想听秘诀了?

拓跋家三小子:师父您真是越来越漂亮了,本来我从来不信世上能有一笑倾人城的美人,今日见了师父,我突然觉得倾国倾城又算得了什么呢,师父你的美已经超越了国界,超越了种族,美成了一种神秘能量,地球磁场都能被你同化……

魔族三公主:行了行了,越夸越离谱了。言归正传,我们都知道,清醒梦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状态,但是也有些方法可以让我们更容易进入清醒梦,首先呢,就是要作息规律,保持充足睡眠,其次呢,睡前要对自己做“我一定会做梦”的心理暗示。最后呢,也是最重要的,醒来后要记录自己做的梦。

拓跋家三小子:这些我在论坛上都看过,我很早就开始记梦了好不好。

魔族三公主:别打岔,还有最最厉害的诀窍没说呢!

拓跋家三小子:什么诀窍?

魔族三公主:睡回笼觉!

拓跋家三小子:……

魔族三公主:我做的两个清醒梦都是在周末,被闹钟吵醒后想着是周末,就继续睡,然后就进入了清醒梦。

拓跋家三小子:天可怜见,我这个月一天都没休息……

魔族三公主:其实最最最重要的还是“洞察力”,只要你在梦里能发出“我会不会是在做梦?”的疑问,清醒梦就离你不远了。

拓跋家三小子:尽说些没用的,我可能拜了个假师父……

魔族三公主:……为师只能帮你到这了。

拓跋家三小子:我决定辞职了,这两个多月天天睡不好觉,每天还要加班,我都快崩溃了。

魔族三公主:既然你不喜欢你的工作,趁早辞了也好。

拓跋家三小子:嗯,明天我就交辞职报告。

魔族三公主:那你想好了辞职后干嘛了吗?

拓跋家三小子:反正租的房子还有两个月才到期,我打算啥也不干,专心做梦。

魔族三公主:做梦也能做的理直气壮,还搞成专职,我长这么大不扶老奶奶过马路只服你。

拓跋家三小子:你就羡慕嫉妒恨吧你!

魔族三公主:我看是你彻底没救了……

一周后夜里,某聊天软件。

魔族三公主:小三子,你辞职了没?

拓跋家三小子:那天我交了辞职报告,第二天就被赶走了……

魔族三公主:啧啧,看来你在你们公司的不可替代性几乎为零啊。

拓跋家三小子:……

魔族三公主:不知道你这个专职做梦的家伙最近成果怎么样啊?

拓跋家三小子:说来也怪,最近我虽然还会做噩梦,可是我心里却不害怕了,我就像一个局外人一样,只是假装配合的在梦里演戏。不过离清醒梦总是差那么一点距离。我能感觉到梦里的我在努力想抓住什么,却总是无从下手。梦里的我已经意识到梦中的事物很不对劲,可是就是没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梦里。

魔族三公主:很显然,你已经到达清醒梦的临界点了,就差一点机缘你就能进入清醒梦了。

拓跋家三小子:嗯,我也这么觉得。

魔族三公主:我公司最近开始忙起来了,经常加班,害我都没时间做梦了。

拓跋家三小子:不好好工作,天天尽想着做梦。我要不是天天被噩梦折磨,我才懒得天天早上起来记梦,时时刻刻暗示自己“我是不是在做梦?”烦都烦死了。

魔族三公主:哈哈,你这一提,我又想起了我第一次验梦的情景了,网上不是教了三种验梦方法吗,咬指如泥、捏住鼻子能呼吸、扳自己的手指能贴到手背。我当时每一种都试了一遍,果然一模一样哎!

拓跋家三小子:可怜我连试的机会都没有……

魔族三公主:别灰心嘛,我有种预感你马上就破解你的噩梦了。

拓跋家三小子:借你吉言啦。



梦境·不是结局的结局
出梦,入梦。陈拓不停地在梦与现实里来回穿梭。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入梦格外容易,而且所有的梦,意识都是清醒的。

0 Replies to “我有种预感你马上就破解你的噩梦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