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色的瞳孔猛然扩大了一圈,然后浑身白色鳞片随风脱落

白龙走了,走了两年之后,千寻又回来了。白龙不知道去了哪里,他能去哪里呢?当时他答应自己会去自己的世界看自己的,但是,两年了,他都没有回去,到底发生了什么呢?千寻心乱如麻。

汤婆婆说,小玲在几个月前的一场大雨之后自己摇着独桨圆形木船,拿着自己用十个炭烤蝾螈换来的车票,离开了汤屋,去了远方的镇子。是了,一直都在想着白龙,却忘记了刀子嘴豆腐心的小玲,小玲在两年前的一个圆月的夜晚就说过,自己迟早有一天要去海那边的大镇子,她真的不是说说而已,她做到了。千寻为她感到高兴。

有没有目标对一个人很重要,目标能撑起一个人的心,每天进步努力一点点,迟早会达到自己的目标。

千寻思绪万千,整座油屋之中热闹非凡,有艺妓在唱歌跳舞,有青蛙在演滑稽戏,各种香气扑鼻的食物从自己眼前走过去,热气升腾,欢声笑语。千寻看着窗外的黑夜,那两丛不知名的花开出了拳头大,类似于绣球一样的细碎花朵,一株淡蓝色,一株是绯红色的。在不远处的墙根处,千寻依稀看到了一个身影,细长的好似溶在黑夜里。是无脸男!但是挣大眼睛再一看,就没有了难道是眼睛花了吗?千寻想起了两年前,那也是一个雨夜,千寻为孤独站在雨中的无脸男留了一扇门。

后来在油屋引起了一场大乱子。在自己乘坐过程去钱婆婆那里的时候,无脸男一路上陪着自己,再后来,自己救了白龙,而无脸男也被钱婆婆留在了身边。按理说,他不会出现在这里,但是自己刚才明明看到了,难道真的只是眼睛花了吗?

无脸男,这个没有朋友的可怜的家伙,他总是带着一个黑白色的面具,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他孤独的活在一个人的世界里,他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他没有一个朋友,直到千寻的出现,这种状况才得到了改善,他,有了自己的第一个朋友。无脸男很喜欢千寻,因为千寻对他很好,这让他冷冰冰的内心第一次感觉到了温暖,这种温暖之中似乎还包括了别的东西,一种说不清,道不明,但是却确确实实让人感觉到幸福的东西。

最后一次见到无脸男,是在钱婆婆那坐小屋前,无脸男在那盏独脚洋铁皮的防风灯下面挥手向自己告别,那时候,自己正伏在白龙的脊背上,在月空中快速飞行。

只是,很快就消失在天际的千寻并没有看到无脸男随后的动作。无脸男缓缓摘下自己的面具,露出一张清秀的面庞,无喜无忧,明亮的眼睛里流出两行清泪,”千寻,等我吧。”无脸男心里默念。夜风吹起他的衣袖,吹起他黑色的长袍。许久之后,仰望湛蓝天空的无脸男转身黯然离去。他回到钱婆婆的小屋,帮着钱婆婆纺线。

“去做想做的事情吧。”低头忙着手里活计的钱婆婆头也不抬的说到,木桌子上的豆大的油灯火焰在风里左右跳动了两下,恢复如常。无脸男若有所思的看着窗外,点了点头。

不知道无脸男还好吗?千寻趴在桌面上,迷迷糊糊的想着。

夜已经很深了,油屋打烊了,心事重重的千寻也沉沉睡去。

当千寻再次醒来的的时候,天已经破晓了,晨光熹微,东方的天空中,朝霞如经过锻打的红色黄铜一般,烧成一片。远山的轮廓线条轻快绵柔,由于距离很远,只能看到淡淡一抹黛青色,横在在那蓝色透明的海水中和漫天的朝霞之中。

经过一夜的忙碌,疲惫不堪的油屋众人还在酣睡中。千寻坐起身来,把自己散乱的头发扎成一个马尾辫,她喜欢把头发扎成马尾辫,因为白龙说,扎马尾辫的千寻看起来清爽可爱。

千寻坐在低矮的木质栏杆旁边,响着汽笛的火车从水面上开了过去,驶向远方。千寻倚靠在栏杆上,看着水面列车驶过还未散去的涟漪,心里在想着”白龙,白龙,你在哪里呢?千寻回来了而你确走了,你这个不遵守诺言的笨蛋!”

千寻清晰的记得白龙的诺言,在上次自己离开神隐的时候,白龙拉着她的手说”我会回去你所在的那个世界去看你,请相信我,一定!”白龙眼神坚毅,丝毫没有任何迟疑。但是,两年了,自己始终没有在自己的那个世界看到白龙的身影,究竟出了什么事情呢。

就在千寻思绪飞扬的时候,远处的天空飞来一只白色的鸟,越来越近,越来越快,不对!不是一只鸟,而是一只白色的风筝!但是没有线在牵着它,它径直朝着千寻所在的方位飞过来,是一只燕子状的风筝,它尖尖的尾巴立在栏杆上,上面写了几个字”千寻,来沼底,白龙在这里”署名是钱婆婆,上次追击白龙的就是一群白纸片的鸟,所以对于风筝上面写的话语,千寻很是笃信。她难掩内心的激动,飞快的跑下楼梯,冲到直达楼顶电梯口,去找汤婆婆!

空荡荡的狭长走廊里,传来一串急促的脚步声。电梯白天关闭掉了,因为白天汤屋的众人都在休息中,最重要的原因是没有客人。千寻只好爬楼梯,楼道里黑漆漆的,没有一点光亮,千寻一层一层的往上爬上去,螺旋状的楼梯犹如迷宫,黑暗中很容易令人感到恐惧。

气喘吁吁的千寻终于来到最顶层的阁楼,这里,就是汤婆婆的住所了。地上铺着一层厚厚的颜色浓重的绒毯。走廊中灯亮着,传来一道声音”千寻,你进来吧。”是汤婆婆,她已经知道自己来了。

大门打开,千寻缓慢走进来,这是自己第二次来到这个地方,巨大的房间内部给7人一种强烈的恐惧感,虽然是夏天但是那挂壁炉里还是燃烧着炭火不过丝毫却没有炙热的感觉,千寻记得,汤7婆婆是一个实力强大的魔法师,这点事情只是雕虫小技。

千寻看到汤婆婆坐在不远处一张办公桌的旁边,戴着金丝眼镜,挥着鹅管笔,好似正在批改文案。

“千寻,白龙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该死的钱婆婆,故技重施,那风筝,已被我烧掉了。”汤婆婆看着壁炉里的火光说到,她似乎对自己的孪生姐姐怀有很深的敌意,提到钱婆婆三个字的时候,眼里都是恨意。

不等千寻开口说话,汤婆婆便接着说到”白龙是最令我得意的弟子,他不应该一直就在我这个老太婆身边被我役使,我不能困住一个年轻人得心。沼底,你不能去!”

“为什么!白龙在那里啊?”身体单薄的千寻身体抖动,看起来她很激动,汤婆婆转过头来,低声的说到”因为沼底站在已经腐烂神占据了,我那可怜的姐姐早已经不在那里了,这只纸风筝是她在很早以前就准备好了的,只要你在这个世界出现,风筝就会向你传信。这是两年前的风筝了,两年前白龙确实在沼底,只不过,她没油想到,沼底会被腐烂神占领,所以你看到得只是两年前的讯息。”

“白龙不在那里吗?腐烂神是谁?”千寻很着急,急忙的问道。”白龙不会在那里因为他和腐烂神是仇敌。腐烂神不是神明,他是从另外一个世界的河流来到这里的,也就是你所在的那个世界,腐烂神破坏森林,侵占土地,污染河流,他想把这里变成自己的世界,一个臭气熏天的世界。”

是是从人类世界的河流里顺流过来的腐烂神,他是人类世界重度污染的产物,肮脏浑浊的河流,灰尘满天的空气,千疮百孔的山岭,处处都有他的身影,人心越黑暗,他的力量就会越强大。

野心勃勃的腐烂神已经不满足只呆在人类世界了,所以他侵入了神明的世界。

千寻听完汤婆婆的解释,紧蹙眉头,照汤婆婆所说,整个神隐此时都面临着巨大的危机,而这个危机,竟然来自于人类世界。

白龙的名字是辰早见琥珀川,这是一条很美的河流,白龙是河神。现在,腐烂神入侵,身为河神的白龙首当其冲,他和腐烂神是一对死敌。强大的腐烂神竟然连沼底都占据了,要知道,那是钱婆婆住所所在,钱婆婆与汤婆婆的魔法能力相差无几,都被腐烂神打败了,而白龙作为汤婆婆的弟子,情况一定会更糟糕。想到这里,千寻握紧了拳头,坚定的对汤婆婆说到”婆婆,我要去找白龙,求你帮帮我。”汤婆婆的眼里闪过一丝光芒,当年那个胆小鬼一样的小女孩确确实实长大了,至少她变得勇敢了。”唉,算了,既然你这么坚持,我可以把你送过去。我不能离开汤屋,你帮我看看钱婆婆还活不活着。”

提到钱婆婆,这一次,汤婆婆的脸上竟然少见的表情柔和,她似乎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

这时候,打开的百叶窗吹过来一股强风,有一丝的血腥味道夹杂在里面。不远处蓝色的天空中,一条银色的龙正在跌跌撞撞的飞行着,是白龙!千寻趴在窗口,用力挥动自己的手臂,大声叫喊着”白龙!白龙!”她眼里有两泡泪水,顺着眼角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檐角上的铜风铃外疾风中发出急促的响声,远处的白龙此时就像一个喝醉酒的的男人,有几次差点坠入水中。

一阵风过,千寻急忙从窗口出让开身子,一头浑身血迹斑斑的龙冲了进来,屋子里的一些家具都被撞碎了,纸张满天飞。

白龙的后背上,有一个受了伤的老婆婆,正是钱婆婆!钱婆婆此时已经昏迷了过去,雪白的头发散乱开来。

钱婆婆从白龙的身上坠落下来,落到地毯上。

白龙眼神浑浊,但是当他看到千寻站在自己眼前的时候,碧色的瞳孔猛然扩大了一圈,然后浑身白色鳞片随风脱落,只不过是转眼间,那条白磷青鬃的龙就已经化为了一个身材颀长的少年郎。

千寻跪在地面上,抱着白龙的头,哭着喊到”白龙!白龙!你怎么了,我是千寻啊!”白龙苍白的面孔上五官精致,嘴角挂着一丝凄艳的血迹,他微微的闭着眼睛,睫毛长且浓密,上面挂着晶莹泪珠。白龙长高了,但是其他的却都没有改变,还是那张明净的脸,还是额前留着刘海。

汤婆婆看着落在地面上的钱婆婆,神色复杂,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在空旷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沉重。

随后,汤婆婆走过去,对千寻说到”白龙才不会死,他只是受了伤,快点把他扶到里面吧。”千寻立即止住哭泣,努力搀扶着白龙,艰难的向着坊宝宝所在的那个巨大的玩具房间走过去。汤婆婆则扶着自己的姐姐——钱婆婆,向那里走去。

作者:末世婉儿

0 Replies to “碧色的瞳孔猛然扩大了一圈,然后浑身白色鳞片随风脱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