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三公主:昨晚睡的还好吗?有没有继续做噩梦?

拓跋家三小子:或许吧,我也说不清楚,不过那种感觉实在让人贪恋,类似性欲和毒品一般。

魔族三公主:类似性欲?我看就是性欲吧!既然是春梦,难道你们在梦里还没有解放天性?

拓跋家三小子:我哪有你想的那么不堪,我还是很纯洁的好不好。我们不过就抱了下,接了个吻而已。

魔族三公主:哦,原来如此,抱着人家觉得满足和踏实,亲着人家感觉欣喜和甜蜜,还说什么精神层面上的饱腹感,这不还是肉体上的饱腹感吗。果然啊,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拓跋家三小子:还想不想听故事了?

魔族三公主:请立刻、马上开始你的表演!

拓跋家三小子:咳咳,说来话长。

魔族三公主:那就长话短说!

拓跋家三小子:我这一个月来, 所有噩梦的源头,都是缘自一个看似美妙,实则痛苦的梦境。万事万物皆有两面性,它们时刻都在运动中互相转换,幸福可以转变成不幸,不幸有时却是万幸。

魔族三公主:正所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拓跋家三小子:人们往往认为得不到是不幸的,殊不知把最好的东西给你,然后再狠狠地夺走才是最残忍的。

魔族三公主:我本可以容忍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然而阳光已使我荒凉,成为更新的荒凉。

拓跋家三小子:啧啧啧,名人名言背得很熟嘛。

魔族三公主: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

拓跋家三小子:冥冥中我有一种预感,如果我不能在梦里救出红裳,那么我将一辈子都困在那个噩梦里。

魔族三公主:红裳?你的梦中小情人叫红裳?

拓跋家三小子:我也不知道她叫什么,红裳是我给她取的名字。我永远也忘不了最初的那个梦,梦里她身穿一袭红色罗裳,在一个古色古香的木楼上,而我看到她时,就像一个离家远游的负心浪子,欣喜的发现昔日的恋人仍在等他。她的眼里尽是柔情,没有丝毫怨恨,她知道我一定会回来的,她什么也没有说,她像花瓣般落在了我的怀里,她用拥抱向我诉说了她所有的等待、辛苦、执着与满足。然后我们接吻了,那感觉太美妙了,我仿佛置身于夏日清凉的湖水中,所有的细胞都在被湖水轻柔的抚摸,那种舒爽让人忍不住的呻吟,颤抖。

魔族三公主:好了,好了,别在这反复意淫了你的梦中小情人了,说的那么美好,不知道要关爱一下单身人士吗。

拓跋家三小子:我说了,越幸福的开始,往往预示着更痛苦的结局。之后的梦里出现了一个魔王,红裳便被那个魔王抓走了,似乎我们的重逢花尽了我们所有的运气。

魔族三公主:魔王?啧啧啧,我的本家啊!那魔王长得什么样?帅不帅?

拓跋家三小子:我没看清,他好像没有形体,只有无边的黑雾。唯一能看清的就是他的那双眼睛,像是天空裂开了两个口子,里面散发出无尽的星光。他注视着你,目光如炬,从梦镜一直穿射到现实里,然后,在我心里烙印下一个禁咒,一颗恐惧的种子,我就眼睁睁的看着他无情的从我手里卷走了红裳,而我,趴在尘土里卑微的像只虫子,连哭都不敢。

魔族三公主:我能体会到你的痛苦无助,不过那终究是个梦,就像你说的,万事万物都在运动中转化,梦既然是无能为力的,也可以是无所不能的。对吧。

拓跋家三小子:梦里也可以是无所不能的?

魔族三公主:弗洛伊德听说过吧?

拓跋家三小子:自从天天做噩梦以来,我特意读了他的《梦的解析》。

魔族三公主:他在书里不是说梦是人潜意识欲望的满足吗,隐藏在潜意识中的欲望之火由于现实的原因遭受压抑不能满足,而潜意识中的冲动与压抑不断斗争,形成一对矛盾,进而形成一种动力。这种动力使欲望寻找另外一种途径或满足,这就是梦。也就是说梦起于欲望。

拓跋家三小子:这又是你百度来的吧。

魔族三公主:这叫善于利用手中的工具!

拓跋家三小子:说红裳是我的欲望我信,那天天被魔王追着砍也是我的欲望?我看起来很有自虐倾向吗?

魔族三公主:或许是这样的——美梦是欲望的满足,噩梦不是,但是噩梦能帮你更清楚地认识自己,帮你察觉现实生活中被你忽略或压抑的真实情感。比如每当我自己心情焦虑时,就经常做一些关于考试的噩梦,在那些梦里,要不就是一题都不会做,要不就是考试时间不够,还有成绩一塌糊涂被班主任痛骂的场景,我如今都工作了,但是由于我对高考成绩不满意,对自己学历太自卑,便经常梦到自己又重新回到了高中,重新开始奋斗。每当这些时候,我都能清楚的认识到我对自己现状的不满,我需要做出改变!而事实上是,那段时间我被昔日同学发的朋友圈刺激到了,我对自己千篇一律的生活感到了厌烦,或者说是我的嫉妒、自卑、不甘与虚荣让我对目前的生活状况产生了厌恶,我拒绝接受这样的自己,我想改变,但我找不到方法,于是梦帮我找到了解决的办法,那就是重新高考。

拓跋家三小子:也就是说我的噩梦是对我内心的某种焦虑、某种恐惧的折射?

魔族三公主:嗯,或许你找到了现实中令你恐惧不安的事物就能消灭你的梦魔。

拓跋家三小子:谢谢你的建议,我会仔细想想的。

魔族三公主:那么,本公主就先睡了,晚安!

拓跋家三小子:晚安。

看清内心的梦
隔日夜里,某聊天软件。

魔族三公主:嗨,小三子!

拓跋家三小子:……

魔族三公主:昨晚睡的还好吗?有没有继续做噩梦?

拓跋家三小子:星月有情夜夜辉,噩梦痴痴伴吾眠。

魔族三公主:你上辈子一定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大坏事,今世债主便化作梦魔向你讨债来了。

0 Replies to “族三公主:昨晚睡的还好吗?有没有继续做噩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